根玄 虚洛虚 虫铁 霜铁 福杉 福猹 茶爆
更新集中于节假日望谅解

关于近期的一些问题。


Q1:为什么更新这么慢?

A:近期忙于学业是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我所在的学校是全日制没有假期的那种,周六周日也要上课的那种,节假日可能只有晚自习或者一天假期。

另一个原因是我目前正处于个人瓶颈期,对于文章的质比量更加重视,基本上出现了写了删删了改的死循环,只不过是希望能够把自己的文改到最好罢了。


Q2:你是跳坑不搞ut了吗?

A:没有,这个真没用,我还是喜欢很喜欢这些坑,我现在只是太忙了想写的又太多,以至于难以得到一种平衡,新的脑洞接连出现,可我的笔力却不堪重负。


Q3:你的民国设定什么时候会写?

A:其实基本的大纲已经罗列完毕,大概最近也只能在11月,或者12月...

本根玄女孩来了。

走评论 我不知道ok不ok


对于阿根来讲,做春梦是件羞人的事。


说真的呢,他这个年纪的男生有几个不做春梦不打手冲的?若不是因为他和玄离共用一副躯体,或者说,玄离活在他的身体里,并且能够窥探到现实中发生的任何事。


这就让打手冲变得羞人起来,他不知道妖精有没有性欲,但他是人类,更何况是十七八九精力正旺的岁数,怎么可能会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可是和玄离在一起,他哪好意思做这些,于是这些积攒下来的性欲变成了晚上一个又一个数不清的春梦。


最开始他醒来还有些提心吊胆,他不知道玄离能不能来到他的梦里,在他的印象里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梦里,那个时候他因为不会控...

看新官图说脑洞 写不写应该是时间问题

年代设定:民国
cp向:谛玄/根玄/虚洛/以及大杂烩

无限:当代最杰出,成就非凡的警/察,目前正在调查一伙新的以贩卖毒/品为主要销路的黑手党事件

风息:黑手党头头,认为政/府所主持的正义并非是正义,他的兄弟为了政/府捐躯而却被侮辱成是叛/国/贼,战事连连,国家不得安定,开始质疑政/府的统治是否适合这个时代

洛竹:战乱而失去家园,在质疑政/府的同时也在怀疑风息所做的事是否是正确的。

虚淮:和洛竹是幼驯染的关系,因为战乱而选择追随风息,理智战胜感情,大义摆在首位。

天虎:黑帮做饭总厨师(?)

老君:归国心理学专家,因为[清凝事件]选择回国进行进一步...

#福杉

#我不是爆肝。只是更新攒一块了

#下次更新10月1注意 望大家见谅

#真的忙 很抱歉

01.

“我会亲手杀死他。”

02

frisk从未想过要杀死什么人。

即使他是王国的见习骑士,可他也从未想过要去亲手处决,或者杀死某个人,在大多数时间里他同王都的每一位成员友好相处,而成为见习骑士不过是因为Toriel希望他可以有一份自保的能力。

骑士没有需要保护的公主,只想要平稳的度过一生。

可女巫却让诅咒的果子在他和asriel身上寄生发芽,一切的源头却不过是因为他们偷吃了一块来自女巫的巧克力。

在frisk看来他们可不算是偷,是女巫自己粗心大意遗落下了那块巧克力——在硕大的...

虚淮与洛竹 其一

*洛竹中心 小时候的故事

*虚洛虚向

*全是我编的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01.


洛竹是只花妖。


花妖,顾名思义,是因花儿诞生的物种,大多数的话所诞生出的并非是花妖而是花精灵,他们大多个子娇小不足十厘米,寄生于森林的低矮灌丛中,以露水,花蜜为食,又征服了本不属于他们的鸟,青蛙,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作为坐骑,活跃于森林的底部。


而花妖不同,只有极少的花才会诞生出花妖,他们太过于稀少甚至变得珍贵起来,以至于在丛林里很少能够看见他们的模样。


因为就像活了几百年的树精灵说的,花妖大多撑不过一个冬天。


因为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当漫天的雪花飘零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花妖的命数也不...

*歌词取自halsey的《good morning》

*bug很多的设定

*给鱼鱼的点文 @Gel🍉

01.


Sun is coming up oh,why,oh,why,oh.


*曙光即将再现,为何分离之时就要来临。


02.


Frisk在海面上发现了金黄色的一角。


起初她以为那是太阳遗留下的光辉,它们被遗弃在海面上像是被小姑娘丢掉地上的破布娃娃,顺着海的痕迹不断变换,组成新的模样,在这之前Frisk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些东西,因为那时候她总是在早晨,亦或者是傍晚探出水面,人类喜欢海洋,无论什么时候,可Frisk不愿意见到他们,于是她把自己深埋在海底,用漂亮的金色尾巴去...

“所以,你要来一杯吗?”

小胡子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早已经从吧台里轻车熟路的取出一小瓶子的酒,上好的威士忌的味道在他打开瓶盖的时候便一股脑的钻了出来,在空气中逐渐扩散,然后紧接着炸裂开来,它们将自己毫无保留的暴露于空气之中,引诱人上前品尝。

斯塔克把还在扩散着酒香的液体倒进他面前的小杯子中,然后抬眸去搜寻对方脸上的表情。

邪神,也就是洛基,他站在他恋人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两者之间十几厘米的高差多少让斯塔克有些不自在,可神却偏偏喜欢这样需要微微低头才可以正视人类眼眸的行为。

“当然,谢谢。”神回答说,语调好像是在排练莎士比亚的新歌剧,他绕了一个圈来到斯塔克面前 ,站在被酒填满的吧台面前,...

*本文中的摩根丶斯塔克为收养的孩子
*彼得已成年设定

“我的天啊!”

当彼得看见那具金红色盔甲的时候,这句话几乎脱口而出,与此同时无数的记忆涌入他的大脑,唤醒那还未曾来得及沉睡的哀痛,将过去残忍的经历一层层剥开来露出最真实的本心,让那份还来不及熄灭的爱情再度燃烧焕发出新的火焰。

金红色,那样的色彩自从钢铁侠去世之后已经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有人见过了,他还记得以前斯塔克大厦楼下端盘的服务生,彼得没钱进去消费,只能在附近瞎转悠,那个时候有这棕色头发的服务生笑着和他说。

“你也是来看斯塔克先生的吗?”

男孩那个时候还不懂什么叫做爱情,他也不清楚这份执着是出于憧憬还是别的什么,那时候他还是个帮...

私心打个羊猹tag
是参本中自己很喜欢的句子
非常感谢大家的购买 本内的文章不会放出来 拍几张截了几个自己喜欢的句子给大家看一下 也算留个纪念

接下来涉嫌本内剧透

关于本文中出现的所有人物分别对应
[4]中的【管理人员】——sans
      【教授】——g爹
[5]中的【牵着宠物的姑娘】——雪镇牵着自己弟弟的兔子
[7]中的【老士兵】——贩卖武器的乌龟

以上 感谢您的购买和支持

*米莉姆x利姆露

*女A男B nc17
*我私心命名它为莉利 yeah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产粮了 下次就是六月了

*我不知道应该打什么tag 随缘吧

“我们是密友!”米莉姆又强调了一遍。

“是的,是的,我们是密友。”利姆露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对于小女孩的撒娇他还是有些不知所措,实在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这样的状况。

“所以密友应该有亲亲!”米莉姆说着站起身来,那双粉红色的眼眸撞上利姆露那双如同新生太阳一般的眼睛。

“好的,亲亲。”利姆露说这话的时候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给对方翻白眼,亲哪里?额头吗?小姑娘还能有什么样的要求呢,他想。

而当米莉姆撞上他唇的那一刹那他毫无防备,还没有反应过来...

1 / 11

© 灼华非花 | Powered by LOFTER